锲而不舍

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
走西口 - 杭天琪

今天推出的陕北民歌《走西口》。

歌曲凄惨沉郁,蕴藏着一段沉重的历史。在历史上,我们河南人逃荒大多走西口,山东人闯关东。当然,河南人走西口和山西、陕西人走的路线不完全相同。作家张贤亮的小说《肖尔布拉克》就有河南人走西口的内容。在今天的中国西部,还有许多河南人极其后裔。10多年前去新疆旅游,当地的导游、司机都是河南人的后代,说的普通话一口的“河南味”。


20碗“熬菜”

(温情微小说,第二届“爱的盛宴”全国征文大赛052号作品)

强彪60多岁了,出外打工几十年,“功成名就”,今年“退休”了,把房地产公司交给大儿子,把饭店交给小儿子,一身轻松地回到了豫北农村老家。

春节到了,两个儿子送来了各种各样的年货,强彪却“食不甘味”,老伴不满:“山珍海味都吃遍了,你还想吃什么?”强彪脱口而出:“熬菜。”

“熬菜”就是肉片、豆腐、粉条、白菜等乱炖在一起的大锅菜。农村老家过去穷,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回、两回,还“清汤寡水”的。这些年生活好了,“熬菜”也基本上退出了饭桌。

1980年夏,强彪刚上初中,父亲在煤矿挖煤因事故死亡,连尸体都没找到。强彪和母亲、哥哥商议不能让奶奶知道,因为奶奶也卧病在床几年了。临近春节,奶奶也病故了。办完丧事该过年了,家里什么年货都没来得及置办。大年三十,家里仍然凄凄惶惶的。

临近中午,一个初中的同学进来了,端着一大碗“熬菜”和饺子:“唉,你们家今年太不顺了,这点菜和饺子给你们凑合过年吧。”邻居的陈奶奶端着“熬菜”和饺子也来了,摸着强彪的头:“别太难过了,都会过去的。”第三个进来的是李婶,放下“熬菜”和饺子,还一个劲叮嘱:“孩子,有事找我。”不少的街坊邻居陆陆续续来了,最后,总共有20碗“熬菜”和饺子。

打工潮风起云涌,强彪到出去打工,由于聪明能干,办起了房地产公司,开起了大饭店,成了当地有名的大老板。

“熬菜”做好了,强彪尝了两口,对老伴说:“好吃,就是没有那年街坊邻居送的香。”


一对对鸳鸯水上漂 - 王二妮

今天推出的是王二妮的一首陕北民歌《一对鸳鸯水上漂》。

王二妮是“草根”舞台《星光大道》走出来的“草根”民歌手,正如郭德纲相声的桥段:草根都是珍品,如“冬虫夏草”、“灵芝”等。我喜欢“草根”,因为我就是“吃大葱”的,不是“喝咖啡”的。

月亮之上

   

          婚礼

帝尧上古时期,经过大禹治水、后羿射日,大地一派祥和。

中秋月圆之夜,东海之滨,一座高山之上,鼓乐声声,一场热闹的婚礼正在进行中。

太白金星捋着长长的胡须,神清气朗,正在主持:“今天请我下凡做月老,我首先祝贺两位新人——玉帝的七公主嫦娥和射日的勇士后羿恩恩爱爱,白头偕老。现在请两位新人介绍恋爱经过。先请嫦娥介绍。”“嗷嗷”,下面一片喧燥声。嫦娥的六个姐姐和后羿的几个徒弟齐声高喊:“说吧,说的真实的,详细的。”外面的鼓乐声暂停,嫦娥红着粉脸,轻启红唇:“后羿是个勇士,射日让大地祥和、丰收——”突然不知继续说什么好,大姐红莲公主帮着圆场:“七妹不好意思了。她早就看上了后羿,在天庭我们姐妹都知道,这次瞒着母亲下凡,多大的勇气呀。”太白金星接着说:“现在请后羿介绍。”后羿毕竟是男的,大大方方地说:“七公主这么勇敢,我一定待她好一辈子。”太白金星说后羿也英勇,天生神力,其中一个太阳就是他飞起到半空中射落的。鼓乐声音又起,人们的欢呼声更强了。婚礼的高潮是后羿给嫦娥戴上了钻戒。当太白金星高喊“送入洞房”时,人们还不停地把彩带、鲜花等抛向两位新人。在参加婚礼的人中,后羿的徒弟逢蠓却鬼头鬼脑。他一直怀疑:“嫦娥能在陆地上生活一辈子?”

快走进洞房时,红莲公主拉住了嫦娥,悄悄地塞给嫦娥两颗仙药丸,还轻声说:“七妹,地上一年,天上一日。我怕母亲知道此事会怪罪于你,这两颗仙药一年后才发生效力,明年中秋你和后羿一人吃一颗,就能飞天成仙,母亲就是想干涉你们也来不及了。放好,记住,明年中秋。”逢蠓偷听得一清二楚,暗暗打定主意自己要飞天成仙。

           飞天

第二年的中秋恍然就到,后羿像往常一样要出去打猎,嫦娥柔情的吩咐:“夫君,今天是结婚周年,我有更大的惊喜给你,早点回来,我等你。”逢蠓也编了借口:“师傅,我今天肚子疼,不随你去了。”他一年来一直寻找仙药,偷偷掀遍了嫦娥的房间都没找到,想到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嫦娥自己肯定会拿出来,准备抢夺。后羿一个人就出去了,嫦娥还在后面大声叮嘱:“早点回来!”

中午时分,嫦娥估计后羿马上要回来了,喜滋滋的拿出了一直藏在身上的仙药。逢蠓猛然仗剑闯进来,大声喊:“拿来。”嫦娥惊慌失措,丫环女辛挺身挡在嫦娥面前,逢蠓举剑就刺,一下刺中女辛的左臂,女辛“啊”的一声倒在地上。嫦娥退到墙角,情急之下一口吞进两颗仙药,随即飘起来,从窗口出去,直飞蓝天。

这时,后羿恰巧回来,女辛忍疼说明了一切。逢蠓已经骑上一匹快马逃跑,后羿拉弓击射,逢蠓应声落马。“快追小姐啊”,女辛的叫声提醒了后羿,他也朝天上飞去。虽然没成仙,后羿也会飞,其中的一个太阳就是飞到半空射落的。

                 银河

嫦娥飞天的过程中,迎面碰上了母亲——王母娘娘。王母娘娘一脸温怒:“你私自下凡,违反天条,跟我回去。人间的一幕我也看清了,差点让你们两人成了好事。你的姐姐们都被关起来了。”随即对追上来的后羿冷笑:“你没吃仙药,成不了仙了,还是回去吧,嫦娥是回不去了。”嫦娥也劝:“夫君,我们恩爱一场,要不是逢蠓,今天我们就成仙了,事已至此,你还是回去吧,母亲不会让我们再见的。”后羿决绝地说:“娘子,不能在一起我也要守着你,哪怕地老天荒。”

王母娘娘冷笑一声:“死也别想见面。”说完,从脑后拔出一根银簪,朝嫦娥和后羿中间一划,一条银河横亘在二人中间。

嫦娥哭了:“母亲,事已至此,就让我们见一面吧。”王母娘娘冷冷的说:“不行。我把你送进月亮的广寒宫,让砍柴的吴刚,还有玉兔陪你。快走。”后羿努力几次,都被银河挡了回去,大声喊:“娘子,我过不去也不回去,永远在这里陪着你。”

        圆梦

2030年中秋,银河边缘,中国的宇航员飞龙(女)从宇宙飞船中走出来,看到后羿,问:“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后羿历经岁月的风霜,马上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就是愁飞不过银河。还问飞龙是干什么的。飞龙笑笑:“你在人间的地方叫中国,我就是咱们中国自己的宇航员,是来月球上建设太空站来了。不就是一道浅浅的银河嘛,上飞船,我带你过去。”

一眨眼,后羿就到了月宫,惊喜的嫦娥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后面跟着捧着桂花酒的吴刚,还有一蹦三跳的玉兔。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 中国人民大学合唱团

今天推出的歌曲是《明月几时有》。

中秋节期间,收到众多网友的真诚祝福和良好祝愿,谨以此歌感谢,也表达本人的美好祝福和祝愿。


三十多年的闺蜜和十多年的情敌


小红和小丽是名副其实的“闺蜜”。

在一个村里光屁股长大的邻居,经常钻到一个被窝睡觉。她们手挽手,一起走进小学、初中和高中,只是小丽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小红无法望其项背。但高考,学霸小丽也和小红那样榜上无名。小红知道,小丽是因为早恋耽误了学习。

小丽早恋的对象叫勇哥,和小丽小红都是一个村玩大的“发小”。从高中二年级起,小丽和小勇“秘密”恋爱了,学习成绩“突飞猛降”。小红急在心里,几次劝过他们:“你们考上大学再谈。”却无济于事。结果可想而知,小丽和勇哥的“秘密”还是”曝光“了。两人自然被“棒打鸳鸯”,小丽被送到市里的高中复读,勇哥和小红回村务农。

当时是上世纪90年代,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红红火火”,小红和勇哥家的田地都在一起。由于是同学,并且经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们俩不知不觉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一年后,小丽去外省就读“985”,勇哥和小红则走进了洞房。

很快小红的儿子出生了,小丽来庆贺,抱在怀里就像自己的孩子。小丽还做起了勇哥儿子的干妈,寒暑假也经常来聊天,并郑重表示:“两位老同学,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你们好好过,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但小红明白小丽还没有过去,大学毕业10多年还没结婚。小丽也怕小红疑心,多次解释:“放心,不会抢你的最爱。我只是没遇到心仪的。”小红经常劝闺蜜“现实点”,但有时也开玩笑:“不行,就把勇哥让给你吧。”两人嘻嘻哈哈的闹在一块。

勇哥倒混地风生水起,随着铺天盖地的“打工潮”远赴新疆打工,办起了葡萄园,制造的葡萄酒也走进了全国的各大超市,俨然一个声名显赫的大老板了。小红有时也调侃:“有首歌唱得好,情人还是老的好,天涯海角忘不了。小丽还等着你呢。”勇哥哈哈一笑:“别逗了,人家一个大学生,我已经高攀不起了。再说你和儿子在我身边,我老幸福了。”

 

但小红明白,他们都是信得过的人,决没有私下交往过,甚至手机号都没交换过。但要说他们彻底从心底里消除了对方也不可能,毕竟那是一段美好的初恋。虽然,感情上有“防火防盗防闺蜜”的说法,但小红就随她自然去了。

小勇确实对小红一心一意,生意越做越大,就在乌鲁木齐买了房,把小红母子搬到了过去,一有空闲,就陪母子玩,还顾了保姆。小红也不用工作,每天就是接送孩子上下学,成了有闲的贵夫人,每天都感到阳光灿烂。有时还和小丽在微信上拉拉家常,有一年夏天,两位“闺蜜”带着小红的孩子还一起游览了喀纳斯湖。孩子对干妈小丽特别亲,几天都非要和小丽睡在一起。

但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年纪轻轻的小红查出了乳腺癌,还是晚期,虽然远赴北京治疗也无济于事。临终前,小丽也赶来北京送闺蜜。小红“命令”儿子跪下:“听你干妈的话,以后就管干妈叫娘。”随后,小红伸出颤抖的手,把小丽和小勇的手紧握在一起。


万里长城永不倒 - 罗文

今天推出的是30多年前的一首粤语歌曲《万里长城永不倒》。

这是香港电视剧《大侠霍元甲》的主题歌。该剧应该是大陆引进的第一部港剧,当时观剧万人空巷。这首浑厚有力的歌曲可以看做积贫积弱的中国为了民族尊严发出的怒吼。在今天国富民强、蒸蒸日上的中国,为了领土主权和民族尊严,不应该爆出更强烈的吼声吗?

交易

“裤子一脱,副科正科”,女人升官有“诀窍”,小红就是这样当的镇长。

陈强当副县长时到县直一个部门调研,聪慧、伶俐、漂亮的小红操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当解说员。陈强眼前一亮:“普通话怎么说的这么标准?”小红说在北京读的大学。陈强也是北京读的大学,一论,还是一个学校,小红马上称“师哥”。不久,两人就“好”上了。起初,喜欢舞文弄墨的小红真心崇拜陈强的文采:出版过诗集《心中,那一抹红》。两人在一起经常谈诗论文,小红不嫌陈强比自己大10多岁,幻想着能生活在一起。但陈强一开始就严词拒绝了:“我有家庭、妻子和孩子,我们不可能在一起。”过了几年,陈强升到了县委副书记,小红在陈强的“帮助”下,也调到一个群团组织当了一把手。陈强马上要调邻县当县长了,小红明白他们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最后摊牌:“把我调到城关镇当镇长,以后再不找你。”陈强犹豫:“那可是县里最强的镇,镇长、书记都是提拔的对象,不好办呐。”小红哈冷笑一声:“我付出了这些年,你得对得起吧。不然——。”陈强最后点头了。调走前,小红镇长就任。

陈强不敢答应小红“在一起”的要求,是有原因的:他的仕途的一帆风顺是婚姻换来的。大学毕业后陈强进了当地一家党报当记者,几篇通讯文采飞扬,市里一位领导非常欣赏,调他到市委办公室工作。但快30了,才混到带括号的正科,就是副科长正科级,且时感仕途渺茫。一位领导的女儿是个其貌不扬的“老”姑娘,有人撮合,陈强起初不同意,介绍人劝:“你傻呀,你来自农村,没钱没根基,凭啥混好。大学生不遍地都是。”陈强忍痛和初恋女友分了手,和领导女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果不其然,陈强不到35岁,就被提拔到县里当了副县长,几年后,又当了组织部长,副书记,40多岁,又要到邻县当了县长。陈强清楚,每次进步,都是在陈强“交公粮”之后,心满意足的妻子帮他“吹风”的结果。“日”久生情,久而久之,陈强觉得老婆也不错,除了没读过大学,不漂亮,操持家务,教育孩子等任劳任怨。说起婚姻,陈强总拿《围城》里“方鸿渐”的话搪塞:“哈哈,婚姻就是生殖冲动。”

当了县长,“消除”了小红这个“隐患”,陈强一身得意,第一次回家就主动“交公粮”,便“运动”边调侃老婆:“你爸爸长得高大魁梧,一表人才。你妈妈却是一个黄脸婆,你怎么只遗传你妈?他们怎么结合的?”老婆兴奋地气喘吁吁:“我舅舅过去是一位省领导的秘书。”

(官场微小说,“升起风马”平台采用。特别声明:本文只是揭露一个现象,许多女领导都是凭能力干出来,很令人佩服。)


咱们工人有力量 - 中国广播艺术团合唱团

“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一首铿锵有力的歌曲唱出了工人阶级战天斗地的壮志豪情,曾经鼓舞、激励了祖国的建设者把青春和汗水洒遍了高山大河,可惜,已经好久没人唱了。央视最近播出的《麓山之歌》就描述了新时代的工人阶级撑起“中国脊梁”的奋斗历程,在“风花雪月”的影视剧中脱颖而出,确属“凤毛麟角”,也不禁让人回忆起了这首歌。

卫南坡  天翻地覆慨而慷


卫南坡是豫北的大粮仓,民谚云:“收了卫南坡,养活清丰和南乐。我的农村老家就位于卫南坡的中心。

卫南坡处古卫南县境,因在卫河以南而得名。卫河今天已经基本断流,历史上却很有名,属海河水系,曾连接黄河和大运河,直通天津卫入海,在新乡被称为母亲河。老家的县里创办的第一份文学杂志就取名《卫河》。卫河因春秋时的卫国而得名,在卫国之前还有王朝,据考证总共有4000多年的悠长历史。卫国出过商鞅等名人。据说,《诗经》中描写美女的《卫风·硕人》就出自这里:“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后来的“郑卫之声”也与此地有关。具体到老家那个小村庄,却在卫河的正西,距离卫河4里多地。

卫南坡的人世代以种田闻名。夏季主要种小麦,秋季花样就多了,玉米、大豆、高粱等都有。听老人说,提倡人定胜天的时候,还在地面修过河渠,引卫河水种水稻,但胶泥土质,水稻一直长不成。

卫南坡虽然是豫北著名的粮仓,但过去经常“饿殍遍野”。古时黄河流经县境,也成为最大的祸患。卫南坡属于洼地,动则“泽国千里”。《县志》记载多次黄河泛滥、改道,《史记》中就有汉武帝亲临黄河,督修“瓠子堤”(黄河的一段堤坝,距离卫南坡不足20公里)的史实。从上世纪70年代末记事起,就听老人经常讲解放前逃荒要饭的事;讲60年代大伙食堂时,一位老人端一碗面汤,不小心洒在地上,他竟趴在地上舔起来;讲有一年全村没有出生一个小孩,女人饿得都断经了。小时候常年吃的都是玉米面做的“窝窝头”,还有政府救济的红薯干。春节才割几斤肉,我们孩子围着锅台转半天。老人们回忆,不仅有旱涝灾害,还有蝗虫。有一年遮天蔽日的蝗虫飞过,绿油油的庄稼颗粒无收,国家派飞机来灭蝗虫。今天,卫南坡最大的地块就叫“飞机场”。据说,是停飞机叫起的地名。是故民间有谚语“淹三年,旱三年,蚂蚱虫子吃三年,百姓生活苦涟涟”。

真正吃饱饭,告别粗粮是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之后。我村推行承包是在1980年,那年,家家喜气洋洋,垛满粮丰。爷爷曾感慨:“活了大半辈子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粮食。”从那时起,我记忆中告别了玉米面和红薯干。父亲和村里的年轻人议论:“千好万好,邓小平最好,让人们吃饱饭了。”一次聚集起来看黑白电视,画面上出现了“小平您好”的横幅,他们也禁不住鼓起掌来。种粮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农民的创造性也空前高涨。卫南坡打了全国第一眼机井,主管农业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还亲自出席了出水仪式。当然,后来国家又大量投入,兴修水利工程,更新灌溉设施,换代庄稼良种,卫南坡真正实现了旱涝保收。

近20多年,国家经济和社会飞速发展,“中国梦”成就无数中国人的梦想。打工潮方兴未艾,卫南坡也跟上了时代的步伐,青年男女都纷纷走南闯北,甚至跨洋出海,卫南坡的公路上大车小辆,川流不息,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种田的少多了,但田地不仅没有荒芜,反而更加郁郁葱葱,夏秋都是大型机械在来回穿梭。河南电视台拍摄的《农机千里走中原》的纪录片就是从卫南坡开拍的。今天,老家还被评为“全国优质小麦生产基地”,醒目的高大牌柱就矗立在富饶丰盛的卫南坡上。